快捷搜索:  诚信    3倍  为什么  关闭  看不见  食物  敌人

www.33rfd.com:《天醒之路》被质疑"魔改" 若何规范文学影视化?


 克日,由陈飞宇、程潇主演、改编自同名小说的《天醒之路》被不少网友质疑“魔改”。



有观众指出,电视剧不仅对“蝴蝶蓝”原著中的主要剧情和故事线举行了大量改动,还改变了原定的人物性格和CP走向,失望示意该剧“堪称魔改典型,太推翻了。”



另有网友示意,原定的女主“苏唐”被改为了路人甲“秦桑”,直指剧组“路人变女主”的“骚操作”让人“真是服了”。


随后,该剧编剧“吐血狂魔李小绵”在微博公布长文,示意自己最初在接到改编委托时,就“对原著的人物关系做了一个解构”,力图展现“江湖与庙堂的关系”以及“成长于差别环境的少年们在面对家国大义和各自的恩怨情仇间会有怎样的选择”。



与此同时,她还注释称“原著里苏唐确实是非常主要的角色”,自己在改编中也“做了最大水平的还原”。然而,由于原著作者“没有明确人物后续的情绪关系”,因此“苏唐的后续成为改编时最大的疑惑”。


无独有偶,改编自梦溪石同名小说的《成化十四年》,近期也惹上了一些风浪。


自称是《成化十四年》编剧的“依依”,指责剧方“魔改剧本”“生加女主”“乱炖CP”,还不给自己署名。



“依依”示意,片方在编剧写作过程中不仅要求“加女主”,还“没有贴着原著走”,“魔改”故事线,导致“《成化》播得不理想”。


连尚未开播的IP剧《有翡》,也曾被粉丝爆料随意更改剧情,致使许多“狗血情节”泛起。


去年,主角赵丽颖就曾po出国一张原著和改编的对比图,似乎间接证实了剧方“魔改”一事。



此起彼伏的质疑,让我们不禁想问:影视文学改编,真的就这么难吗?


影视文学改编,为何这么难?


“现在许多片方和资方,都不够尊重原著和编剧。”在接受采访时,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业内人士指出,由于剧本的主控权经常掌握在资方手中,创作者在改编作品方面经常没有足够的发言权和选择权。



有些会介入剧本创作和改编的投资方,往往倾向于选择话题度高、但文学性较差,甚至基本逻辑、故事脉络都存在伟大问题的本子。


“许多人不愿意选择文学性、艺术性强的作品,只愿意跟风做一些市面上受欢迎的题材和故事。而编剧在改编时,也经常受到时间和精神的限制,很难有足够的时间把一部作品举行更好地改编。”


与此同时,为了迎合“更大局限的读者群”、促成更大的商业化效益,部门投资方会随意改变原著人物设定,甚至增减主要故事情节。



“这是为了吸引流量,带来更大的经济效益。不好好选本子,又没有过硬的改编故事的能力,因此改编后的故事与原作相比经常南辕北辙,既无法沿袭原作的精髓,也无法增添影像化的魅力。”该业内人士说。


除却浮躁的市场和创作空气外,文学作品影像化自己的难度也依然存在。


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陈晓云在《影戏学导论》里曾经提到,文学语言经常依赖于人的想象,人们需要借助想象来阐释与重构意义。视听语言则差别,它是“首先直接作用于人的感官,让人发生猝不及防的瞬间体验。”



编剧、影评人红鱼也示意,只管文学语言与视听语言有互通性,但两者本质上就存在伟大差异,更没法做简朴的等同。


“把文学作品举行影视化,自己就比较难。当创作者需要将文学作品举行影视改编时,往往需要用‘翻译’手段将高条理的文学语言酿成高条理的影戏语言,这无疑是件难题的义务。”红鱼说,“固然,这是建立在原著自己文学价值较高的基础上的。”


从业数年的编剧老张(假名)以为,文学作品的影像化难题,一直存在。



质量高的文学作品具有不能复制性,由其改编乐成的影戏佳作,是天时地利人和综合因素作用的影响,而非单一创作者可决定。固然,在当下“浮躁的市场环境”中,文学与影戏的“攀亲”难题,被更大水平地放大了。


“现在摆在许多编剧眼前的问题是:你想找一个稀奇有文学价值的东西来改编,但投资人只想让你做一部网络点击量两个亿的。现实情形就是这样,不做你就没饭吃,你做不做?”老张在采访时示意。


拒绝“魔改”

文学改编究竟要怎么做?


只管文学作品“影像化”的难度一直存在,但伴随着视觉化、读图时代的观众和市场的强烈需求,影视文学改编很大水平上知足了现代观众的审美和娱乐需要。


正如《文学名著改编征象引发的思索》一文中所说,对文学名著等的影视化改编,“相符了人们浅条理视觉化的审美需要,也在一定水平上扩大了文学作品的影响”。影戏与文学改编,本应是相互促进、相互共生的“双赢”局势。



那么,创作者们若何才气更好地在原著基础上塑造剧本、举行影视化改编呢?


红鱼以为,应当“用作者的眼睛看天下”。“卡梅隆·克劳采访比利·怀尔德时,比利·怀德曾经说过,若是你想改编一部文学作品时,那么最好是先找到作者在作品中体现出的,他考察天下的怪异方式。换言之,也就是‘用他的眼睛看天下’。”



老张也示意,创作者在改编作品时,一定要最大水平尊重原著和作者,首先要找到原著旁观天下的视角,充实明白原作,再在此基础上举行影像化处置和改编。


“我针对现在的市场情形来讲,很主要的是,人人必须尊重原作,固然条件是原作确实是有价值的文学作品。同时也要尊重作者,尊重读者,资方也要尊重创作者。相互有尊重,才气有更协调优越的创作环境。”


固然,在遵照原作的基础上,创作者还需要连系时代背景和艺术的创作纪律举行剧本改编。



譬如库布里克曾经改编的《闪灵》《奇爱博士》,张艺谋的《大红灯笼高高挂》,陈凯歌的《霸王别姬》,李安的《理智与情绪》《卧虎藏龙》等,均是在原作基础上加入了庞大人性和深刻思想内核,拍出了与原作比肩甚至更胜一筹的效果。


著名作家王安忆曾经说过,“我的作品并不属于很容易被导演们看中的作品,事实上我从来也都不是容易被影视导演所看中的作家。”



文学与影戏,向来是极易被同时提到的两种艺术形式。只管出现形式差别,但它们相互推动、配合发展,曾经在创作者的巧手妙思下紧密连系,促进了无数优秀作品的降生。



当下,创作者理应尊重并努力吸收文学作品的养分,以敬畏之心举行创作,努力实现文学与影戏最大水平的共赢和共生。


投资方、影戏电视剧出品方也应当承袭内容为王的原则,在筛选作品时看重并弘扬作品的文学价值和社会影响,努力创造一个加倍协调、稳固、努力向上的创作环境。


让我们配合期待更多好作品的降生。


,

Sunbet

www.0577meeting.com提供官方APP下载,游戏火爆,口碑极好,服务一流,一直是sunbet会员的首选。

发表评论
诚信在线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