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诚信    为什么  3倍  关闭  食物  敌人  看不见

入侵自来水系统的食脑虫,离我们有多远?

食脑虫,致死率97%,殒命历程痛苦而骇人。当一对配偶的儿子被它夺去生命,他们在悲痛之余,做了一个坚定的决议:让更多民众和医护人员领会这种罕有疾病,从而制止重蹈覆辙。正是他们的起劲与坚持,让下面这个故事里被食脑虫熏染的男孩有机遇死里逃生……

2016年炎天,16岁的塞巴斯蒂安·德利翁(Sebastian DeLeon)刚刚从美国佛罗里达州布劳沃德县的一所高中毕业,迎来了人生中最轻松的一个暑假。在进入大学之前,德利翁选择在当地的一家马术夏令营打工。在营地四周正好有一个小水塘,德利翁去游了几回泳。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样看似不起眼的行为,让他命悬一线。

8月初,德利翁竣事了在夏令营的事情后,马上和怙恃一起去300多公里外的奥兰多市度假。8月6日,刚到奥兰多的他泛起了严重的头疼。不外他们一家那时都没有太过在意,以为可能只是偏头痛,休息一会就好了。

第二天是一个周日,德利翁一家人继续去奥兰多的一所公园嬉戏。但这时,他的情形却更严重了。头疼难忍就不说了,他还泛起了恶心吐逆、对光敏感的症状。显然,情形有些麻烦了。他的怙恃在短暂的对照之后,将德利翁送往佛罗里达儿童医院(AdventHealth for Children)。

致命生物

-------------------------

联博

www.326681.com采用以太坊区块链高度哈希值作为统计数据,联博以太坊统计数据开源、公平、无任何作弊可能性。联博统计免费提供API接口,支持多语言接入。

-------------------------

下昼1点,德利翁被送往医院的急诊。最初,他的症状看上去与细菌性脑膜炎十分相似。但有一点却让医生们有些在意:细菌性脑膜炎的标志性症状——脖子僵硬——在他身上没有泛起。

为了确定病因,医生对他做了脊椎穿刺,抽取脑脊液。如果是细菌性脑膜炎,显微镜下应该能找到致病菌。但当实验室主管希拉·布莱克(Sheila Black)考察他的样本时,只看到了过量的白细胞。这说明有炎症反映,但病因是什么,完全没有线索。

这时,布莱克突然想到,她在不久前参加了某种罕有疾病的研讨会,会上先容的早期症状和德利翁的很像。而且两年前,这家医院曾收治过一位患这种疾病的11岁男孩,他的症状险些一样。

这种疾病叫做原发性阿米巴脑膜脑炎,而病原体名为福氏耐格里阿米巴原虫(Naegleria fowleri)。它还有一个加倍惊悚的名字:食脑虫。

食脑虫是一种单细胞的真核生物,可以在囊胞、滋养体以及鞭毛虫这3种形态间转换。能够熏染人体的,是其中的滋养体阶段。在跨越25℃的水体,包罗湖泊、河流、温泉,以及湿润的土壤中,食脑虫都能以滋养体状态生计。水温在46℃时,它们的生长最为迅速。因此在美国,食脑虫熏染多泛起于夏日的南方州。今年,得州小镇的自来水中也泛起了食脑虫。

发表评论
诚信在线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